?

母亲是镜子

2019-11-01 11:11:15 牡丹 2019年26期

早就想写写母亲,母亲节时想过,重阳节时想过,清明节时想过……

母亲与我同属相,如果健在也不过80岁。可她却在40多年前就永远地离开了。不知是好人不长寿,还是生命无常?

有种说法,一般男孩子的长相都随母亲。盡管科学上没有定论,但于我们母子而言,确实如此。每当我洗漱照镜子时,母亲的音容笑貌总会浮现在眼前:中等个,宽额头,高鼻梁,尖下颏,芝麻牙,双眼皮。白皙的面庞总带着微笑,举止温文尔雅。此时,往事如昨,往事如歌,历历在目。

记忆中的母亲,每天都起得很早。做完饭后招呼我们起床,保证我?#21069;?#26102;上学。特别是冬天,起床后,她总是先升一盆火,把全家人的衣服?#38236;?#26262;乎乎的让我们穿。而她自己的双手,每到冬天都裂

满口子。

我父亲那辈兄弟俩,爷爷去世较早。按当时农村的习俗,大伯和我家轮着照顾奶奶,可大娘尖酸刻薄,不待见奶奶。母亲看在眼里,决定把奶奶接过来,与我们一起过。那时,鸡蛋是个稀罕物,能够天天吃鸡蛋,更是奢侈了,每天母亲都要给奶奶冲一碗鸡蛋水喝。我们看着,馋得直咽唾沫。那是物质匮乏的年代,粮食不够吃,青黄不接的时节,全家主要靠萝卜、土豆?#28909;鍘?#27597;亲总在锅底蒸一大碗小?#23383;啵?#19987;给奶奶吃。她总?#20146;?#21518;一个上桌,吃一些剩菜剩汤而已。看着母亲消瘦的面容,我似乎读懂了什么。奶奶活到80岁,母亲却英年早逝!

在农村,盖房子是件大事。那时,我们与大伯家住一个院,大娘老是?#20063;輳?#27597;亲忍气吞声,大娘得寸进尺,风言风语,说母亲养活奶奶是为了独占奶奶的几间房子。母亲与父亲商?#28900;?#23450;搬出去,带着奶奶,自己盖房子,那几间房子一间也不要。

那时我们都不大,?#32844;?#22312;外上班,盖房子的事都靠母亲一个人张罗。找人批房场,备料,借钱,借粮,请工等,忙得她脚打脑后勺,不知白天黑夜。新房建起来了,母亲累得?#35910;?#38706;相,刚40出头牙就掉光了。搬进新房不到一年,母亲猝然离世。她是在偿还建房时欠别人粮?#24120;?#22238;来的路上发病的。母亲是身心交瘁,活活累死的呀!

在我们兄弟姐妹中,母亲比较独宠我,可能是因为我特别?#19981;?#35835;书学习。那时的寒暑假,别人家的孩子大多下地干活挣工分,而母亲却顶着压力,让我在家?#35789;?#23398;习。分配家务活时,母亲也有意识地分配我干一些能边干活边?#35789;?#30340;活,如放猪、看园子、剥苞米粒等。母亲的良苦用心我暗记在心里。莫非母亲有先见之明,不久全国恢复高考,我成为我们那个小山村,考上大学,靠读书改变命?#35828;牡?#19968;人。可这一幕,母亲却没能看到!

记得当时高考辅导资料,有一套非常抢手的数、理、化、语文丛书,能得到一套特别难且价格不菲。不知母亲何来的神通,竟给我弄到了一套,真好像得到了高考的神器。后来,才知道是母亲舍脸托供销社的人花高价给我买的,花的是母亲自己攒的用于镶牙的钱。至今想起母亲临终时苍白、干瘪的?#24120;?#23682;止是心如刀?#21097;?/p>

人们常说,时间会冲淡一?#23567;?#28982;而,对母亲记忆却历?#22969;中隆?/p>

母亲非常刚强、?#27490;郟?#21360;象中只见过她掉过一次眼泪,那是因为我。我有一个同龄的邻居玩伴,他经常向我借书看,有一次,有一本我非常?#19981;?#30340;书,他借去后,很长时间没还我,我问他,他却执意不还,我们发生口角并厮打起来。他母亲却领着孩子到我们家来闹。母亲老是说我不是,我与母亲理论,母亲伸手给我好打,把我气哭了。心想,明明我在理,母亲为什么责打我。我看见母亲也在抹眼泪。现在想起来,母亲的做法正诠释了一句名言:以责人之?#33041;?#24049;,?#36816;?#24049;之心恕人。

农村实?#20889;?#38598;体时,母亲当几年生产队?#27597;?#22899;队长,她带领妇女姐妹们与男劳动力一起下地干活,春种秋收,风来雨去。她耪地时,总是把腰躬得很低,入?#26753;?#28145;。有人劝她,何必那么认真用力,岀溜出溜地皮得了。母亲不以为然,笑着说:“我是打头的,不能那样,春天你糊弄它,秋天它就会糊弄你。”此时,母亲俨然是个哲学家。

母亲是普通的农村妇女,没有多高的文化,一生短暂。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想念母亲愈深。特别是当参加同事、朋友等母亲的庆寿典礼时,看着台上的寿星,我总是想,要是母亲健在该多好啊!

今年母亲节,我写了一首怀念母亲?#30007;?#35799;,完全是我内心的写实:

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天

你猝然离去

是那样的匆匆忙忙

母亲啊

因你的芳华绽放

才有我如花的生命

我多想?#27599;?#20048;的光阴

渐渐雪白你的双鬓

让我成为你的?#29031;?/p>

陪伴你

在最美的夕阳红里

幸福地徜徉

母亲一生虽短,但她之孝,她之勤,她之义,她之实,她之?#27169;?#36275;够我受用。我常常想,常常提醒自己,我遗传了母亲的长相,但母亲内在的东西我继承了多少。

我是唯物主人者,但相信在天有灵。至少在写这篇短文时,母亲在看着我。

每当照镜子时,就会想起母亲,母亲就是我的镜子。

(建昌县农业农村局)

作者简介:郭栓章(1964-),男,辽宁建昌人,本科,辽宁散文学会会?#34180;?#20316;?#39134;?#35265;于《牡丹》?#30701;?#23665;文学》《诗人》《北极光》《参花》等期刊。

?
福建36选7走势图幸
广东好彩1 为什么做生意比读书赚钱 踢球者足球即时指数 王者荣耀系统怎么赚钱 1元打印相片赚钱 北单比分直播新浪 内蒙古快三 赚钱的门路-v讯cdfnbq 砂锅米线赚钱吗 安卓手机捕鱼大亨 花生日记赚钱好赚吗 安徽乐乐麻将官方下载安卓 竞彩比分网竞彩比分网 赛车牛牛游戏做兼职赚钱是真的吗 网络公司通过流浪赚钱 188足球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