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結婚真憂患:海景房里窮保安想上位

2019-10-28 03:02:16 知音·上半月 2019年10期

玫瑰心語

為了在海南三亞買房,于菲與一窮二白但有本地戶口的保安阿杰擬好協議后,真登記、假結婚。誰知婚后發生的一系列事兒,讓于菲始料未及……

為在三亞買房,假結婚真登記

于菲,1970年生于黑龍江。2016年2月,因為過敏性哮喘變得日益嚴重,于菲向單位請了長期病假。都說海南三亞適合養病,2016年6月,于菲來到三亞,住進了妹妹原先在海邊買的空房里。

不到半年,于菲的哮喘不治而愈,便萌生了在此買房定居的想法。但當時她手里只有30萬,一直未能買成。2017年,海南開始限購,原本是外地人限購一套,到了2018年4月,沒有本地戶口和社保,一律不準買房子了。

這時,于菲在東北的房子因為增值,賣了90萬,加上手里的積蓄,可以買個差不多的了,她又燃起了希望。可是限購怎么辦呢,網上有段子說,可以和海南人假結婚買房,再給幾萬的好處費。于菲想到了原先在妹妹小區住時,認識的保安阿杰。

阿杰為人熱情,此前見于菲提米和油時,經常過來搭把手。阿杰年過40歲,單身。于菲試探著問阿杰:“你們海南人可真好,可以假結婚賺錢啊。”阿杰反問:“那你想結婚嗎?”于菲說:“真結婚還是假結婚啊?”阿杰目光灼灼地看著于菲:“當然是真結婚了!”于菲打了個激靈,這怎么可能?!一是年齡差距,二是地域、文化不同,阿杰是初中畢業,從來沒有出過島,兩人簡直沒什么共同語言。

于菲果斷拒絕。阿杰便說假結婚也可以,酬勞讓于菲看著給。2018年6月,阿杰告訴于菲,她妹妹住的小區有套房子因為急賣,60平方米的小兩房才要160萬,但是有個要求,必須是一次性付全款。

于菲便四處去借錢,籌到了150萬,只剩下10萬的缺口了。沒想到,于菲兒子轉過來10萬。一問,才知這錢是兒子的爺爺給于菲拿的,他還給于菲捎來一句話:“為母不穩,其子難安,祝安康。”

看到這句話,于菲不禁流下了眼淚,兒子的爺爺退休前是個中學校長,為人正直善良,于菲和前夫都曾經是他的學生。前夫在兒子剛剛5歲的時候,就移情別戀了,要和于菲離婚。兒子的爺爺當時很生氣,極力反對,可最終也沒有阻止得了。兩人離婚后,兒子就和他的爺爺奶奶一起生活,因為條件好,他們從來沒找于菲要過生活費。

現在錢已湊齊,就差個買房的資格了。阿杰在單位工作了6年,也交了社保,只要和他結婚,于菲就可以買房子了。

于菲找到阿杰,和他約定,假結婚買房后,等戶口一落,兩人就離婚,到時給他2萬元的好處費。

阿杰的神情雖然很失落,但還是低聲說:“好吧,聽你的。”他特地選了個日子,6月6日,說這一天比較好,六六大順。于菲覺得好笑,假結婚還挑個什么日子呢?看著他期待的眼神,只好點了點頭。

2018年6月6日,于菲倆人登記結婚。出了民政局,阿杰提議,說這是他第一次結婚,要去慶祝一下。于菲不忍心掃了他的興,和他一起到了飯店。阿杰拿出通紅的結婚證,看著說:“多少年都盼著結婚,今天終于實現了,雖然是假結婚,畢竟是結婚啊!”于菲突然有點可憐他,又有點心疼他。

領證后,于菲去看了房子,也很順利地交易成功。跑了四五趟后,她拿到了嶄新的、寫著于菲名字的不動產證。于菲和阿杰又簽了一個協議,協議上注明于菲的房子是她獨立購買,是她的個人財產,和阿杰無關。阿杰在協議上簽了字,并按了手印。

房子很新,不用怎么收拾,打掃一下衛生就可以了。阿杰幫于菲搬家收拾完,和她一起站在陽臺上眺望遠方,露出燦爛的笑容,和于菲一樣高興。

新家開伙的第一頓飯,是要慶祝的,東北話叫“燎鍋底”。于菲點了4個外賣菜,阿杰執意下樓去買了瓶紅酒。兩人坐在陽臺上吃飯喝酒,隨意地聊著。于菲講自己的經歷,阿杰講他的過去,不知不覺,一瓶紅酒喝見了底,已經半夜12點了!

于菲說:“該休息了,阿杰,你回去吧。”這時候,阿杰一把握住于菲的手,雙眼迷離地看著于菲:“菲姐,我不走了,今晚我住這吧!”

微醉的于菲立刻酒醒了一半:“這怎么行呢?不行!你得趕緊走!”于菲甩開他的手,起身站起來,阿杰也馬上起來,一把抱住于菲:“菲姐,別讓我走了,我真的喜歡你!”于菲用胳膊使勁地推著他:“阿杰你干什么啊?趕緊放開,再不放,我要報警了!”

“菲姐,咱倆都領證了啊!”“阿杰,你說什么呢?!你別搞錯啊,咱倆協議咋寫的?”在于菲極力的反抗下,阿杰終于松開了手,垂頭喪氣地走了。

法律沒有假結婚,窘保安再三求扶助

他走后,于菲無力地癱在沙發上,眼淚忍不住流下來,搬家的第一天就這么鬧心!再以后看見阿杰,他雖然還是很熱情,但于菲感覺很尷尬,盡量避免和他接觸,不想和他太近。

8月的一天,阿杰發微信給于菲說:“菲姐,能借我2萬元錢嗎?我哥哥得了尿毒癥,急需用錢,或者你把離婚時候的2萬提前給我也行。”

剛登記兩個月,萬一給完錢,到時不肯離婚怎么辦?看出了于菲的擔憂,阿杰信誓旦旦地保證,不會不離婚。他還主動和于菲簽了個協議,即他已經收到2萬元,等到于菲落戶以后,配合離婚。

拿到協議,于菲把2萬用微信給阿杰轉過去了。現在,于菲就等著10個月落戶后,就可以和阿杰離婚了。阿杰哥哥的病情挺嚴重,每周透析3次,阿杰也經常陪哥哥去醫院透析,于菲很少看到阿杰了。

11月時,阿杰又突然給于菲打電話:“菲姐,不好了,我把人撞了!”阿杰告訴于菲,他在早上上班的途中,騎電瓶車右轉彎的時候,一個老太太正要過馬路,他躲閃不及,撞到了老太太。

老太太摔倒了,腦袋磕在馬路邊的道牙子上,當時就昏迷不醒,后來救護車將她送到了醫院。于菲很替阿杰擔心,決定陪他去醫院看看。到了醫院,阿杰怕老太太的家屬有過激行為,讓于菲自己過去。

于菲到了重癥監護室,看見患者的疑似家屬得有七八個人都在等候,有個40多歲的女人邊哭邊趴在病房門玻璃上往里看,其余人也都面色凝重。于菲去護士站找到護士,悄悄問道:“被撞傷的老太太情況咋樣?”護士說患者是腦外傷引起的顱內出血,出血量30毫升,現在還沒有脫離危險。

阿杰的哥哥還有著重病,阿杰又出這樣的事,這要怎么辦呢?過了十幾天,于菲擔心的事兒還是發生了,阿杰給她打來電話:“菲姐,你能不能借我5萬元?”原來,那個老太太已經過了危險期,除了半個身子不靈活以外,別的沒什么大事了,現在要求賠償,他也在到處張羅錢,希望于菲能給拿5萬,湊齊賠款給老太太家屬,就完事了。于菲委婉地和阿杰說買房子都是東挪西借的,哪里還有錢。阿杰聽了于菲的話,帶著掩飾不住的失望,沉吟了一會,說:“那算了吧,到時候法院該執行啥就執行啥吧!”說完,他掛了電話。

半夜,于菲思索著他的話,該執行啥就執行啥,他有啥啊?要車沒車,要房沒房,能執行他什么呢?突然,于菲想到了她的房子。登記后,這會不會屬于夫妻共同財產,不會把她的房子給執行了吧?想到這里,于菲一陣驚恐,腦袋“嗡”地一下,頓時睡意全無。終于挨到了天亮,于菲打電話給了一個黃姓律師朋友,詢問遇見這種情況,她有必要給阿杰還債嗎?黃律師告訴于菲,法律上沒有“假結婚”的說法,登記結婚就是真結婚,根據婚姻法,婚后購買房屋屬于夫妻共同財產,如果婚姻一方陷入困境,另一方就有扶助義務,如果阿杰沒有償還能力,于菲的房子很有可能被執行。

于菲又跑到律師事務所,當面咨詢一個女律師。女律師問于菲是不是婚前有約定,如果證據充足,她可以幫忙打官司。費用按財產的千分之二來算,要三萬二,且不保證一定贏。

于菲放棄了。那段時間,她到處找人問,說什么的都有,就是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于菲的閨蜜郭姐,建議她直接給阿杰5萬解決這件事,雖然多花了點錢,但省心省事,免得天天著急上火,得病就犯不上了。于菲覺得有道理,打電話告訴了阿杰。阿杰喜出望外,說總賠償額已經和老太太調解到了25萬,他正在四處籌錢,有了于菲這5萬,夠了。

轉完錢,于菲陪阿杰一起到交警隊處理完這件事后,心里的一塊石頭落了地,隨即心又像割了肉一樣疼,5萬啊!她辛苦工作一年,也不一定能攢下來。現在,于菲只盼著戶口落下來,馬上離婚。

為求心安再破財,一地雞毛終散場

這事過后,黃律師的話總在于菲耳邊回響:“婚姻中的一方如果陷入了困境,另一方有扶助的義務。”于菲尋思著,如果阿杰有病,或者阿杰再出了事故,她是不是還要賠錢?萬一他得了精神病,或者重病癱瘓,是不是連離婚都離不成?或者,阿杰就是不肯離婚呢,萬一他拿離婚要挾呢?

想到這里,于菲常常驚恐不安。她又想到阿杰的哥哥,他是尿毒癥,那阿杰會不會也得這個病?那段時間,于菲每天白天胡思亂想,晚上徹夜難眠,吃不好飯,睡不好覺。她開始出奇地關心阿杰,每天都在微信上囑咐他出門注意安全,騎車慢行。

于菲還囑咐他按時吃飯,熱天多喝水,還找來了各種補腎的食譜發給他。有一次,阿杰打電話說喝多了,于菲立刻想到醉酒傷肝傷腎,忍不住地責怪他:“你怎么不知道愛惜身體呢,趕緊回家喝蜂蜜水解酒,以后不許再喝多了,否則我真生氣了。”

2019年的大年初一,于菲去了南山寺,除了給親人祈福外,還誠心地給阿杰求了一個護身符。初三那天,于菲把護身符給了阿杰,他高興地看了看,很珍惜地放好。隨即,他把手里拎著的一個袋子遞給于菲,有些害羞地說:“我也給你買了個禮物。”

于菲好奇地打開,發現是一套火紅的內衣內褲。送什么不好,居然送內衣內褲!在于菲的再三婉拒之下,阿杰的神情頗為慍怒。于菲只好把遞過去的袋子拿回來,阿杰又提出請于菲吃飯。可當于菲想到搬家第一天發生的那一幕時,還是謝絕了。

從這次之后,阿杰給于菲的回話不再那么積極了。3月份之后,他再沒給于菲回過話。后來,于菲才知道,原來阿杰談戀愛了!她突然感覺很輕松。

此時,還有兩個月,于菲就可以把戶口落下來,就可以離婚了。沒承想,5月2日晚上10點多,于菲剛想休息,阿杰突然給她打來語音電話。這么晚了,這么急,有什么事?于菲的心不安起來。

接通后,阿杰帶著哭腔:“菲姐,麗麗和我分手了!”隨后,阿杰告訴于菲,麗麗是個大齡剩女,今年已經35歲了,有穩定工作。兩人本來處得還挺好,可無意中知道阿杰已經登記結婚后,麗麗不干了,說如果想找二婚的,早就找了,不至于拖到現在,何況他還只是一個窮保安!

于菲著急地說:“你告訴她,咱倆是假結婚就完了啊!”阿杰說:“都說了啊,她就是不信呢,她說她就是不會找二婚的。”“用不用我跟她解釋一下呢?”于菲小心地問阿杰。“沒用了,現在說什么她都不信啊!”說完,阿杰痛哭失聲。于菲試探性地說:“你也不要太郁悶了,等咱倆離婚了就好了。”

“好什么啊!離婚了,我也是個二婚啊,本來找對象就費勁,再成了二婚,我找誰去啊!”阿杰語氣中帶著氣惱。于菲很理解,可現在說這些,又有什么用呢?而她這邊也好不到哪里去。因為限購讓房價下跌,于菲買的房子,和如今的市值相比,多花了50多萬,再加上給阿杰的錢,都快60萬了!

終于到了6月,于菲在微信和阿杰說:“快到日子了,你準備準備東西,咱倆去離婚吧。”半天,阿杰不理她,最后才表明態度:“菲姐,你還是再把那2萬給我吧,畢竟我損失太多了,平白無故弄個二婚,多少錢也彌補不過來。”于菲覺得他是用心不良,在這個關鍵時刻訛詐她、趁火打劫。于菲不想給阿杰錢,如果阿杰不配合離婚,那她就去起訴離婚。

可是當于菲咨詢過律師后,她才發現,如果阿杰不同意,且不出庭總是拖的話,最短也要20個月左右走完全部流程。如果阿杰中途出現并且提出管轄異議,或者法院案件量很大改成普通程序審理的話,那就至少要2年以上了……于菲為了速戰速決,妥協了,找到阿杰,離婚后又給了他2萬。至此,這場鬧劇才真正結束。現在,再回想起這段經歷,于菲百感交集。無論怎樣,該過去的都過去吧,她要重新開始!

編輯/白秋芳

福建36选7走势图幸
陕西闲来麻将 招商证券理财平台 3d近10期开机号 什么叫理财如何理财 河北11选5遗漏数 易投配资 牛操盘股票配资平台 贵阳捉鸡麻将怎么玩算钱,规则 广西快三开奖记录 海纳策略配资 中国竞彩网篮球计算 吉林长春麻将 股票投资公司 黑龙江11选5基本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规则清单 今日上证指数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