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政治乱象的美国“病源?#20445;?#32437;横)

2019-06-14 06:17:59 环球时报

张树华

冷战结束、世界两极政治对立格局消失已快30年了,但人类社会并未迎来“天下太平”。

近些年某些西方智库鼓吹“文明冲突论”“新干涉主义”“人权高于主权”“新有限主权论”“民主使命论”。某些西方外交智囊高唱“民主国家不战论?#20445;?#40723;吹“民主国家联合体”“民主同盟”“价值观外交”?#30333;杂?#19982;民主之弧?#20445;?#23545;价值观不同的非西方世界却宣扬或策动“可控混乱”“离岸平衡”“混合战争”。这不仅阻碍了国际关系民主化进程,也给世界和平带来严重威?#30149;?/p>

美又将世界带向政治对抗

30年的国际政治?#23548;?#34920;明,正是西方政治的偏见、傲慢和自私导致了世界政治乱象。西方世界内部也是贫富对立、社会矛盾加剧,民粹主义、孤立主义、排外思潮蔓延。面?#26434;?#28436;愈烈的种族冲突、难民大潮、两极分化、社会撕裂等政治矛盾和社会乱象,作为西方世界代表的美国非但不审视自身错误,反而将责任转嫁到中国、俄罗斯及其他国家。美国掌权者为摆脱两党内斗和社会分裂困局,不惜四面树?#23567;?#20919;战结束30年后,难道美国又要将世界带入一个新的政治对抗周期吗?

如今,美国已由过去世界秩序的塑造者、领导者,变成“自私、无信、破坏、霸凌”等的代名词。美国政治成为全世界的“问题”。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艾利森指出,美国民主长期的失败才是更深层的原因。在去年美国《外交》杂志一篇题为《?#26434;?#31209;序的真相》的文章中,他断言,美国政治体制的失败是对美国世界地位最大的威?#30149;?/p>

30年前冷战?#25112;?#26463;时,美国GDP占全球的比重已从二战后的1/2降至1/4,现在更落到只有1/7。人们?#21561;劍?#32654;国确实在衰落。如何与衰落、孤立主义、单边主义的美国相处,?#21069;?#22312;各国面前的一个严肃政治问题。而美国选择什么样的姿态面对自身衰落,则是考验美国政要智慧与历史表现的关键。遗憾的是,过去一两年中,我们?#21561;?#32654;国?#29615;?#38754;内部政治分裂与极化加剧,另?#29615;?#38754;却对外“四处出击、到处树?#23567;保?#25605;?#30431;?#22269;和全世界不?#30149;?/p>

作为最大的政治产品生产地?#32479;?#21475;地,美国政府成了“全球之恶?#20445;?#25361;起冲突、输出混乱,甚至不惜撕毁国际条约、准备热战。作为内政的?#30001;歟?#32654;国外交和军事行动给世界带来深刻分裂?#32479;志?#28151;乱。难怪美国国际政治专家罗伯特·卡根出于对美国“好战”和“?#33268;?#24615;”传统的深刻理解,得出“美国是个地地道道的危险国家”的结论。

美国政治上层企图树立外部敌人,借以弥合国内政治分裂,妄想掉转枪口一致对外,进而在国内进行政治动员。但唯我?#38647;稹?#19982;世界为敌,尤其是将中国、俄罗斯?#28216;?#25932;手的政策,不可能使美国?#38712;?#27425;伟大”。相反,这将加速美国的衰弱、衰落乃至失败。

如何与“生病”的美国打交道

美国在走下坡路,但必须?#21561;劍?#20316;为唯一超级大国,它对国际社会而言仍是最具实质影响的政治力量。在可预见的未来,无论作为全球正能量还是负能量,美国独一无二的地位还将长期?#26377;?#34429;然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在全世界范围内的领导力已经衰落,但给他国制造问题、带来麻烦的破坏力仍然很强。在这一背景下,如何与美国打交道是全世界的一个大问题。

一是认清“美国问题”的实质。回顾冷战后美国与世界政治发展历程,我们?#21561;劍?#32654;国非但没能充分运用好自身权力和影响造福国际社会,反而循着称?#26434;?#23545;抗的行为逻辑越走越远,挥霍了苏联瓦解后在经济和政治层面留下的“冷战红利”。美国的学界和政治精英们鼓吹文明冲突,发动反恐战争,大肆对外输出民主,挑动“颜色革命?#20445;?#26368;终使美国成为世界政治的乱源和“冲突制造者”。美式?#23736;?#25919;”以及世界政治的混乱现实,使越来越多国家?#40092;?#21040;“美式政治”的危险及其后果。

二是客观全面审视美国。美国内部并非铁板一块。随着时间推移和矛盾加剧,美国的政治对抗会进一步扩大、社会裂痕将进一

步?#30001;睢?/p>

三是跳出“美国即世界”的思维陷阱。世界那么大,不只有美国,还有广阔的亚非拉和其他地区。应当?#21561;劍?#21363;便美国自视“?#32467;?#20043;城?#20445;?#21363;便美国模式被长时间奉为“神圣和经典?#20445;?#21435;美元化”“非美国化”“去美国化”的进程也已开启。世界上多数国家或忌惮或反对美国的单边主义,不希望退回从前那种撕裂、封闭甚至再对抗的老路。

四?#21069;鹽战?#22863;、保持战略定力。在美国一些精英眼里,世界是你争我斗的“擂台”“拳台”。与美式“你死?#19968;睢?#26377;我没你”的擂台、拳台式政治不同,中国文化视野中的世界是展示人类不同文明的“大舞台?#20445;骸?#21508;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30149;保昂投?#19981;同、和合共生、协和万邦”。作为东方文明大国,中国大可不必跟着美国的节奏起舞,应避免与其?#23433;?#26007;?#20445;?#25226;主要精力放在促进自身与世界的共同发展上。

五是超越“争斗和零和”的美式思维和行为方式。在这个全球化、多极化世界里,美国并非我们唯一的参照系,更非中国发展必须战胜或压倒的对象。跳出单一线性、非黑即白和零和博弈、二元对立的美式思维及行为方式陷阱,?#21448;?#21326;文化和全人类文明的高度和广度看世界政治风云变幻,为中国发展和人类进步迎来海阔天空。

六是团结美国之外的多数国家,为人类发展开辟更广阔的舞台。世界上多数国家或忌惮或反对美国激进的单边主义行动,不希望世界又退回到从前那种撕裂、对抗的老路。

一旦跳出“美国即世界”的思维陷阱,中国的发展与崛起实则拥有更为广阔的?#21344;?#19982;目标。从文明发展和历?#26041;?#27493;的角度看,我们的民族复兴和国家发展需要超越美国一贯奉行的大国对抗政治逻辑,转而着眼于自身壮大、推动全球发展。我们要与世界最多数人民携手共进,最大限?#30830;?#25381;自身比较优势,与国际社会分享中国?#27597;?#21644;发展经验,共同迎接和?#24403;?#19968;个没有霸权主导、全球化、多元化的崭新世界。▲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

?
福建36选7走势图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