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欲強化太空軍事合作 監視中俄衛星

2019-05-15 16:17:39 參考軍事

參考消息網5月15日報道 日本《東京新聞》5月14日報道稱,日本防衛省確定將在2022年度之前成立百人規模的航空自衛隊“太空領域專門部隊”。其工作地點計劃設在航空自衛隊府中基地(東京都府中市)。為強化日本自衛隊與美軍在太空領域的合作,航空自衛隊擬派遣聯絡官常駐位于美國本土加利福尼亞州范登堡空軍基地的美軍太空作戰中心。

除了對人造衛星構成威脅的太空垃圾外,“太空領域專門部隊”當前的主要任務還包括實時監視中俄以及不明國籍的人造衛星動向,并對計劃新設在山口縣的高性能陸基雷達等搜集的數據進行分析。日本監視系統將與美軍系統關聯,與美軍共享相關情報。

報道稱,關于該專門部隊,日本防衛省將根據今后對美合作等工作量的變化,考慮是否在百人規模基礎上進一步增加人員。

資料圖片:位于范登堡空軍基地的美軍太空作戰中心。(圖片來源于網絡)

日媒認為,空自之所以向美空軍基地派遣聯絡官,是希望從美方吸收太空領域核心技術。而對于美軍來說,可能也希望通過與日方合作能有助于強化其對太空的實時監視機制,對抗積極推進太空利用的中俄。

報道稱,日本政府在2018年末制定的防衛力建設指針《防衛計劃大綱》中,將太空與網絡和電子戰一起定位為優先領域,提出努力構筑對太空的實時監視機制,強化能力以確保太空優勢。

資料圖片:日本防衛省裝備的兩種偵察衛星。(圖片來源于網絡)

【延伸閱讀】英專家:日本太空計劃用“民用表象”掩蓋安全意圖

參考消息網5月8日報道 澳大利亞東亞論壇網站5月7日發布了題為《日本安全轉向太空》的文章,作者為英國華威大學教授克里斯托弗·休斯,現將原文編譯如下:

多年來,日本決策者一直為“技術民族主義”(指自主開發和掌握核心技術——本網注)的緩慢消亡及其對國家安全構成的影響感到擔憂。在采購防務裝備的問題上,日本并未完全屈服于“買美國貨”的要求,而是在尋找新方法來保持“技術民族主義”在其安全戰略中的核心地位。

具體來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試圖利用“技術民族主義”來實現國家安全目的,同時開發在外太空技術等領域的國際合作新途徑,從而振興和維持這一模式。

除了傳統的國際合作外,日本正越來越多地利用實現“技術民族主義”的另一條道路——將軍民兩用技術應用于外太空。

圖為日本部署的監視衛星示意圖

日本的太空計劃通常吸引的是對其民用設施的關注。但日本在太空的“民用表象”掩蓋了如下事實:其許多迅速發展的太空計劃也服務于為了國家安全的“技術民族主義”目的。大多數太空技術本來就是兩用的,過去20年,日本不斷向其令人印象深刻的國家太空安全體系投資。

太空在日本軍事計劃中日益重要的地位在許多政策措施中都有明顯體現。2008年,日本國會通過了《宇宙基本法》,使因防御性軍事目的而利用外太空成為可能。這一新的法律推翻了日本國會于1969年通過的非軍事和平利用太空的原則。

自2009年以來,日本政府《宇宙基本計劃》的后續版本已公開承認為了安全而使用太空的必要性。日本的國家安全戰略現在特別提到了太空與國家安全之間的聯系。最新版的日本《防衛計劃大綱》更進一步把太空定位為一個關鍵的戰略軍事領域。

日本已建造了大批可服務于軍事目的的軍民兩用太空系統。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日本通過研發H-2液體燃料運載火箭,逐步開始研發民用太空發射能力。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這些行動延伸到為了“科學目的”而發射的M系列和“愛普斯龍”固體燃料運載火箭。固體燃料火箭很少僅為民用目的而研發。特別是“愛普斯龍”火箭被認為能搭載戰術衛星等軍用裝備,具備機動能力,可按需發射。

上世紀80年代末,日本提出建立國產情報搜集衛星星座的計劃,這些衛星使用光學和雷達技術。日本政府認為這種衛星具備“多用途”,以證明其引入是合理的,但它們實際上是間諜衛星。

日本確保“技術民族主義”的首要原因是將其作為美日聯盟中的杠桿。太空能力為日本規避被美國拋棄增加了一種手段,同時它們又可以并入美國的系統,以鞏固雙邊合作。

日本打造本土的太空能力也在某種程度上加強了防務自主性。即便正式的防務預算規模有限,日本自衛隊仍能從“隱形”的軍事太空預算中獲益。當他們開始利用太空來促進跨域行動之時,這將是一個優勢。

與此同時,通過研發運載工具、再入系統及瞄準和傳感器系統,日本已悄然獲得了可用于洲際彈道導彈的各種組件。倘若今后認為有必要,日本可以發展洲際彈道導彈能力,從而為自主核威懾提供支柱。

文章指出,這也就是說,日本的安全戰略正進入太空時代。

(2019-05-08 13:14:23)

【延伸閱讀】欲研發日本版GPS?日太空開發日益沾染軍事色彩

參考消息網2月14日報道 據《日本經濟新聞》2月13日報道稱,日本政府在去年12月修訂了確定太空基本政策的“宇宙基本計劃路線圖”,極力主張將其與安保結合起來。有關太空開發的技術,是可實現軍民融合的代表性技術。日本此前一直強調基于產業和科學目的開發太空,今后科學界面臨如何使之與安保領域平衡結合的課題。

“要與防衛計劃大綱和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結合起來”。去年底修訂的“宇宙基本計劃路線圖”中,隨處可見這樣的表述。報道認為,從類似的表述中可見,日本政府打算緊密結合同一時期修訂的防衛計劃大綱等安保領域計劃的態度。而此前在遙測領域,如情報偵察衛星、先進光學/雷達衛星等從太空搜集地球信息的領域,日本沒有提出過有關安保的目標。

此次修訂時,在用于日本版全球定位系統(GPS)的準天頂衛星系統項目中,追加了“研究在防衛領域利用和擴大利用準天頂衛星系統”的內容,還在衛星通信/衛星播放、掌握太空狀況、掌握海洋狀況等項目中,增添了與防衛計劃大綱和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結合起來的內容。

即使路線圖中沒有明確規定,有些領域也被要求加強與安保領域的合作。

圖為日本”艾普斯龍”火箭發射現場

1月18日剛剛發射成功的固體燃料火箭“艾普斯龍”也一樣。固體燃料火箭可以用于許多洲際導彈,有可能從太空開發用途轉為軍事用途。在三菱重工公司長年從事導彈開發的西山淳一指出,“讓外國意識到,日本擁有隨時可轉用于防衛的技術,這一點很有意義”。

另一方面,日本科學界對涉及安保的研究持消極態度。原因在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教訓,并且在日本國內反對核武器的運動很頻繁。代表科學工作者的日本學術會議2017年發表了“關于軍事安保研究”的聲明,指出,“圍繞保持研究方向和秘密性問題,強烈擔心政府對研究者的工作加以干預”,要求大學等機構建立起審查研究主題是否適當的制度。

日本2019年度預算的防衛費中,列入了部署太空垃圾監測系統的經費,預撥了900億日元的太空相關防衛預算。

(2019-02-15 00:08:02)

【延伸閱讀】日本擬新建太空網絡戰部隊 日媒拿中俄反衛星戰力當借口

參考消息網1月29日報道 日本《產經新聞》1月28日發表題為《在太空和網絡領域建立統一部隊》的報道稱,日本防衛省正探討新建部隊負責太空、網絡和電波等新領域的防衛。這與傳統上指揮陸海空3大自衛隊的統合幕僚監部是不同框架的部隊,被定位為兼具司令部職能的“功能統一組織”。這將是日本自衛隊首次創設該組織。新部隊將參照美軍設立的網軍等功能統一軍事部門,強化在新領域的應對能力。

報道認為,防衛省創設新部隊是根據日本政府2018年底修訂的《防衛計劃大綱》和《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而采取的措施。為實現傳統的陸海空和新的三大領域的融合,遂行“跨域作戰”,創設由陸海空自衛隊員組成的統一部隊。

《防衛計劃大綱》明確指出,通過統合幕僚監部強化部隊有效運作態勢。《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提出,采取必要措施建設有關新領域功能一體化運作的組織。根據這一方針,新的統一部隊以強化統合幕僚監部為基礎而創設。

報道稱,新的統一部隊將以網絡自衛隊為原型,后者創設于2014年,是由陸海空自衛隊員組成的統一部隊。在統合幕僚監部指揮通信系統部的管理下,監控情報通信網絡和應對網絡攻擊,為保持網絡反擊能力,將隊員規模由現在的約110人擴大至約1000人,在進行整編的基礎上,列入統一部隊。

統一部隊還將具備利用電波進行電子戰的功能。《防衛計劃大綱》明確提出擁有使敵方雷達和通信系統無法發揮作用的能力,自衛隊將引進可以攻擊敵方武器電波的武器。防衛省將對統幕指揮通信系統部進行改組,將機構和隊員轉移至統一部隊內。

在太空領域,為防范人造衛星遭破壞以及干擾敵方利用衛星,防衛省將在航空自衛隊內新設太空領域專門部隊。因為必須與日本宇宙航空研究開發機構和美國等開展合作,防衛省探討整編出集合三大自衛隊隊員的組織,列入統一部隊。

防衛省探討創設兼具司令部功能的統一部隊,負責太空、網絡和電波等新領域的防衛,是為了提高及時有效應對能力,匯集情報以及實現統一指揮。太空、網絡和電波等新領域技術在安全保障方面的應用急速擴大,防衛省干部稱,“(這些領域)在戰斗中將成為攻防的最前線”。可以說,防衛省此舉也是根據新形勢而采取的措施。

在新領域防衛中,關鍵是如何確保自衛隊利用人造衛星和雷達等的傳感器和信息通信網絡進行情報搜集與傳達以及統一指揮的能力。如果不能確保這些能力,則傳統的陸海空領域的三大自衛隊部隊和武器無法進行有效運作,這正是新領域被定位為攻防最前線的原因。

對這些能力造成威脅的因素包括電子戰和網絡攻擊。而敵方何時發起電子戰和網絡攻擊不得而知,也是無形威脅。為盡早發現攻擊征兆,重要的是匯集3大自衛隊的情報進行集中分析,弄清事態。也有人指出,通過統一部隊進行一體化運作,集中發揮作用,是有效的做法。

報道稱,創設統一部隊的一個原因是,敵方采取復合攻擊的可能性較大。近些年的局部沖突中,俄軍被指進行了電子戰和網絡攻擊。中國也在強化電子戰和網絡攻擊能力。在破壞衛星方面,中俄的威脅日益增大。敵人在新領域采用組合手法發動攻擊,分散應對難說有效。

不過,在電子戰領域,海空自衛隊已經裝備搭載有電子戰武器的飛機,陸上自衛隊也決定新設電波作戰部隊。能在多大程度上將三大自衛隊的功能并入統一部隊的旗下,正成為日方需要面對的課題。

日本 “網絡防衛隊” 正在進行演練。 (資料圖片)

(2019-01-29 11:16:17)

福建36选7走势图幸
姚记棋牌官网下载 快三走势图河南 美女捕鱼游戏攻略 永利皇宫开元棋牌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一定十一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视 nba中国球员 同城游美女捕鱼官网版 天津麻将下载 单机四人麻将免费版 3d开奖结果双 浙江6十1几点开奖 2020开奖记录历史结果 内蒙古快3一码遗漏 山东老11选五走势图旧版 赢翻网配资